淮海工学院: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小岗村”-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9 11:36

  一个学生苦读12年,就是为了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但很多学生进了大学才发现自己选择了一个并不喜欢的专业,而换专业又是很大的麻烦事,于是纷纷“幻想”:“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江苏淮海工学院,让这一愿望变成了现实——

  作为国家教改项目“全面学分制改革”的试点单位,早在2008年,淮海工学院就在东港学院开始了学分制改革的尝试,校长晏维龙表示:“如果把真正意义上的学分制改革比作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我们愿意做高教改革的’小岗村’。”

  如今,改革已率先完成。在导师的指导下,淮海工学院的学生四年有三次自由选专业的机会;学生可以从4000多门课的课程库里自由地选择自己的课程;教师实行挂牌上课,学生可以自由选教师。不仅如此,学生还可以自由选学制,三年内修满180个学分可以提前毕业……

  4月17日,《中国教育报》“走进高校新闻特别行动”以“把学习自主权交给学生”为题,头版头条报道了淮海工学院学分制改革的成果。

  在全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江苏省连云港市,在《西游记》文化发源地花果山西麓,有一所景色怡人的高校——淮海工学院。这所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应运而生、在科学发展道路上迅速崛起的地方普通高校,如今正在续写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传奇。

  作为国家教改项目“全面学分制改革”的试点单位,早在2008年,淮海工学院就在东港学院开始了学分制改革的尝试。校长晏维龙表示:“如果把真正意义上的学分制改革比作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我们愿意做高教改革的小岗村。”日前,记者走进淮海工学院采访该校的学分制改革情况。

  江苏2012年高考录取率已经高达84.7%,学生即便进不了一流大学,至少能读一个好专业。但由于父母之命、考分不高等原因,真正如愿以偿的学生并不太多。

  来自赣榆县的学生李昕嵘就幸运很多。当年,他被淮海工学院市场营销专业录取,本来不愿就读的他听说报到后还能重新注册专业,就带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学校,并重新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专业,而且还被告知,自己在大二、大三还有两次转专业机会。

  李昕嵘是幸运的,可该校商学院副院长宣昌勇却感到压力很大。他略带沮丧地告诉记者,2012级市场营销专业共录取40名新生,报到时一次性转走33个,剩下的7个新生一看,干脆来了一个集体“跳槽”,全都转了专业。

  为什么要让学生自由选专业?晏维龙坦言,自己当年考大学,虽然很想学经济学,但志愿没填好,被调剂到铸造专业,不能退不能改,所以他深深理解学生。如果学生不能学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学习就很难有动力,在市场经济双向选择的今天,高校应该给予学生更多的专业选择自主权。为此,淮海工学院充分尊重学生的专业选择权,允许学生“同批次放开转,文理科打通转”,大学4年可转3次专业。

  学生用脚投票,会不会出现大面积的“转专业潮”?记者从该校的跟踪数据了解到,情况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以2011届毕业生为例,大一入学时953人,提出转专业的有269人,占28.2%;大二第一学期18人转专业,占1.9%;到大三最后一次换专业,只有1个学生。可见转专业现象在学生入学之初比较集中,以后随着学习的深入、老师的引导,学生也会趋于理性。

  一旦有了专业选择权,学生的学习状态就与以前大不一样。海州(4)班学生姜峰告诉记者,自己上高中时就想学会计,后来因为考分不够只得上了物流管理专业,本以为自己要被动地学4年物流,但进校后他发现自己可以转专业,“我不再为逼自己学不感兴趣的专业而痛苦了,现在我每天都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学习,即使再累也感到快乐、充实”。

  如果某些专业选的人一直比较少,出现所谓冷门专业,学校怎么办?该校副校长舒小平介绍,学校有相应的预案。一是调整专业设置,二是用减免学费或给予高额奖学金等办法留住或吸引学生。出于学科发展的需要,一些专业必须保留基本力量。例如该校的“水产养殖学”专业,虽然是国家级特色品牌专业,却由于一度被学生误解为“毕业出去养鱼养虾”而遭受冷遇。但为了服务江苏沿海开发,学校考虑还要认真办下去,真正让品牌专业热起来。

  转到了自己心仪的专业,每个学生必须自己选课。充裕的课程资源是实行自主选课的必要前提。淮海工学院集中全校1000多名教师、4000多门课,满足东港学院5000多名学生的课程需求,实现了“大马拉小车”。进入学校自主研发设计的选课系统后,面对名目繁多的课程,从来没有选过课程的学生往往是一头雾水。东港学院院长纪延光介绍,每年新生选课前,学校都要组织导师培训。

  海州(4)班学生何露露听从父母的建议,选择了相对热门的会计专业。但她对设计方面的知识很有兴趣,所以一开学就选了艺术学院教师开的课,真正体验到什么是自由学习、快乐学习。

  有意思的是,每学期选课,有很多新生的课都是在高年级学生的推荐下选定的,真正实现了学校一直期待的“同伴学习”。海州(10)班学生朱恩林入学时是学长带他去机房的,现在读大二的他又帮大一的学弟选了课。

  如何防止学生避难就易凑学分的情况?教务处处长李纪明说了一个新名词——“课程定价机制”。“我们不能让看几场电影的课程和学高等数学一个‘价格’,根据课程性质和难易程度赋予不同学分,让学生感到,总选容易通过的课程不如实实在在学几门专业基础课和核心课程划算。”李纪明说。

  如何解决差异化、个性化培养?凌州书院导师、土木工程学院院长田安国告诉记者:“面对同样是学土木的学生,一个学生的父亲是建筑承包商,进校目的很明确,将来子承父业,我就建议他除了学习基本理论外,还要选学经济学、管理学和法学类课程;而对一个家庭背景一般的孩子,我则建议他必须把计算机制图、建筑设计等核心课程学精,以提高自己在人才市场的竞争力。”

  自主选课必然涉及选教师的问题。淮海工学院的做法是,即便是必修课程,也必须有至少两个以上的教师供选,真正做到既能选课也能选教师。登录该校的选课系统,记者看到,教师的学习经历、教学经历、科研和社会服务情况全部分类分年度提供,学生一目了然。口碑好的教师一挂课,很快就被选满。

  选修地理信息系统专业的2010级学生宋立与父母商量后,决定用3年修完学分提前毕业。一开始他踌躇满志,除了专业核心课外,还选了不少其他的专业选修课和公共选修课。随着选课的增加,他选的一些课程和同学不同步,只能自己去上课。

  回忆那段生活,宋立说:“当别人正在搞娱乐活动,我却去上课的时候,也会有放弃的冲动。”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学长们帮助他,并且鼓励他不要害怕,要多向老师请教,最后他所选的课程全部通过。“一天又一天的努力,让我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让宋立坚定信心的,不仅有自己的毅力,更有两届30多名学长提前毕业的榜样示范。东港学院党委书记周清华说,自主选择学习年限是学分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学校不提倡学生提前毕业,但对特别优秀的学生,只要按规定修满学分和专业核心课即可毕业,学校会为他们提供机制保障。

  “小岗村”是记者在淮海工学院采访时听到的高频词。晏维龙说:“从一定程度上说,学年制对应的是计划经济体制,学分制接轨的是市场经济。我们坚信,学分制尊重受教育选择权,符合创新人才培养的内在机理,代表未来教育教学改革方向。如果把学分制改革比作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淮海工学院愿做高教改革的‘小岗村’。”